40爛腔顯圈ㄛ※鞣§堤懂倷腦

鼛憍軓氈

2019-03-08

※爛ш栳埜諫隅衄祥逋眳揭﹝郔場扂蠅珩祥砑酕珨跺俇藝腔劑舷倛砓ㄛ扂蠅砑酕珨萸衄濩褒腔芼ぢㄛ筍岆む妗夤笲腔諳庤淩腔穻泔腔﹝斕參坴酕腕怮俇藝賸ㄛ夤笲佽祥淩妗˙斕扔襦腔翋褒嫖遠ㄛ夤笲衱玴肪甂窏刱劗曾厊傿掛租﹝§衄壽艘萸植黃褒牁善磁滇囡痟※趙悝痔尪曹旯拏菁ㄛ湖賱曇伓葀ㄛ峈佌俇傖葩喫ㄛ峈鼠ぢ偶蕾髡§涴欴腔枙第睿曄掛岆祥岆載巠磁酕傖萇荌ˋ醱勤暮氪腔疶恀ㄛ毞砳珩桶尨腔溜蝝﹝秪奧ㄛ窒煦牉誹麼部劓堤珋婓萇弝曄腔逄晟遠噫笢ㄛ掀蝵笴楣恉劂皮蜊埭﹜柲馮氪颯擄華狟籵耋脹ㄛ軞蠍侗黤譚倗笢腹覜ㄛ祥淩妗ㄛ淏砉衄厙衭垀晟ㄛ※覜橇隴刓ㄗ曄笢腔晚絖苤傑ㄘ岆鍚俋珨跺岍賜﹝

﹛﹛醱婦祥湮,勛祥悼﹝§偌桽俴最,藏蚔腔菴毞,藏蚔芶茼蜆婓凰藷鄶▽け﹝甄珂汜佽,絞毞藏蚔芶憩掩冞隙善紩漆庈,森綴衱婓朣熔こ虛﹜溺眽蚚こ虛﹜迶坒虛輛俴賸劃昜﹝婓涴ぶ潔,蚔諦婓珨潔啊雛脾赽腔滇潔爵,泭馱釬刱掃祭犕蝥恟譨+鉆堬こ脹囀﹝蚚卼躓尪腔趕佽,坴覜橇※輛賸換种珨欴§﹝

﹛﹛﹛﹛菴珨啃坋拻沭﹛笢貌佸髀硎芧扢蕾郔詢佸鬄麮嬦﹜華源跪撰佸鬄麮嬦犖芴岈潰舷埏脹蚳藷佸鬄麮嬦﹝﹛﹛郔詢佸鬄麮嬦獐麮麭勻蕭噿恇硰畏姘佸騑桶湮頗藩趣恇硨閟ㄛ蟀哿挋假輓籀牲謗趣﹝﹛﹛佸鬄麮嬦熊儷橠耗伢阬伄瘨﹝﹛﹛菴珨啃坋鞠沭﹛佸鬄麮嬦碳毚梫阬伄瘨邑擱B倇匱麮噿ㄛ祥忳俴淉儂壽﹜扦頗芶极睿跺佽譫圪﹝﹛﹛菴珨啃坋ほ沭﹛郔詢佸鬄麮嬦監о賹葝麮儢壽﹝

﹛﹛絞痲蜀薨郭彸覂砃繚刲勒饇攃奀ㄛ繚侉虭け鹹牟楂踿觙迮躉商懟襠黻D昐齡倷酷﹝※饒岆菴珨棒善傖飲ㄛ橇腕涴爵岆燴砑腔汜魂毞華ㄛ炰辣涴爵腔誹軠睿ァ窐ㄛ垀眕蕾覦樵隅隅懈狟懂﹝§﹛﹛憩涴欴ㄛ謗跺怢俜橾佼匢芊匾糧伅暫芊﹝

﹛﹛「卡拉帶茧L限的猶豫、無奈、悵惘、迷惑的逃離,像是腳上被繩子拴住,這根繩子可能非常長,但終有拉直了再也無法前進一步的時刻。她的『逃離』不是漫無目的奔逃,它始終有個坐標,就是離開的那個點。但她的回歸又不完全是重回原來的精神原點,所以,卡拉的逃離更準確地說是一種自我困守式的精神流放......」這是2013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艾麗絲.門羅(AliceMunro)在她的《逃離》(Runaway)中生動演繹現代女性希望她們的聲音和行動受到關注的那種近乎絕望的心情。與門羅筆下的卡拉相比,土耳其「70後」知名作家哈坎.甘迪(HakanGunday)的《無止境的逃離》(土耳其名Daha,英譯名More;北京聯合出版公司2018年4月第1版)中加薩的「逃離」則略顯悲催或顛沛流離:絕望和希望將他來回拋擲-加薩從小就一直心念逃離,可現實是無形的繩子,始終將他牢牢綑縛。■文:潘啟雯書中以少年加薩冷靜克制,甚至有些冒犯、僭越的表述,使人們看到了難民危機下生存的殘酷,以及生存面前生命毫無二致的卑微。從開篇一句「如果我父親沒殺人,我就不會出生」--《無止境的逃離》就緊緊抓住了人們的眼球,並迫不及待地一讀到底。挑戰禁忌話題加薩,聰明,愛讀書,愛下西洋棋,本可以有個普通、幸福的人生。但是,他的父親是偷渡難民的人販子,所以他從小就是父親罪惡生意的幫兇。這是加薩無法選擇的人生:9歲,成為蛇頭;10歲,背負第一條人命;11歲,便可以對生死別離無動於衷;12歲,一個叫庫瑪的幽靈住進他的腦海,再沒離開;13歲,他就已經徹底地死了......親眼目睹了太多生命在生存面前的淪落,加薩逐漸喪失了一個孩子、一個人應該有的情緒和情感。他說:「我只用五年就變成了可怕的怪物。我是我父親、阿魯茲、多鐸爾和哈爾曼的總和。事實上,我比他們加起來還要惡劣。畢竟我還是個孩子,只有14歲。」貧窮和民族紛爭像兇惡咬尾的蛇,令民眾對世代生活的土地喪失信心,因而對遠方的國度充滿過激美好的希望,非法移民的處境,就遠非我們所能想像了,而這無疑也給「人販」們帶來了可乘之機。經常瀏覽國際新聞的朋友,或許對於北非、中東等國出現的「難民危機」,以及因此在歐洲一些國家引發的「難民潮」並不陌生。新聞中有時會出現來自歐洲國家、美國、日本、中國的平民在北非、中東戰亂地區遭綁架的消息,部分被綁架者慘遭殺害。美國國務院2016年6月30日曾發表了一份《人口販賣狀況報告》,據估計,全世界大約有2,000萬人口販賣受害者,他們是「現代版受奴役的人」。「2,000萬人」可不是一個小數目,相對於全球人口來說,這意味1/350的概率。在這些兇險的地方,哪裡有什麼希望,不過是無止境的逃離。為什麼逃離無止境?因為在這些「難民危機」中,難民逃得出國度,逃不出階層和戰爭留下的傷痕。甚至,那些互相折磨的人,原來都只是底層的浮萍。對於這些苦難,有的人視而不見,有的人不平則鳴,還有的人,選擇記錄。以加薩的視角,甘迪以大膽凜冽的文風著稱,敢於挑戰富有爭議、略帶禁忌的話題,講述了一個「罪與罰式」的故事,他要探究的是一個孩子如何被環境異化,最終成為「平庸之惡」的幫手。這是繼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奧爾罕.帕慕克(OrhanPamuk)之後,又一個享譽世界的土耳其小說家。眾多意象反映心理歷程意象是客觀物象經過創作主體獨特的審美活動而創造出來的物化或固化的一種藝術形象,是主體與客體,心與物、意與象的有機融合和統一,是主觀情思與客觀物象相結合的產物。「意」決定了「象」,「象」反映了「意」。「意」源於內心並借助「象」來表達,「象」其實是「意」的寄託物。意象是文學作品中的基本成分,是文學交際中的最小獨立單位,是文學作品所呈現出的整體情景。德國作家和古典哲學創始人伊曼努爾.康德(ImmanuelKant)曾將意象定義為「一種理性觀念的最完美的感性形象顯現」。「逃離」是貫穿《無止境的逃離》的主題。加薩從兒童到青年階段的心路歷程,「紙青蛙」、「鋸末」、「貯水池」等意象多次出現,這些意象在一定程度上其實很好地反映了加薩的人生經歷與心理歷程。與此同時,這些意象既有力地強化了主題,也深刻渲染了故事的筆觸與基調。紙青蛙是庫瑪送給加薩的--庫瑪是加薩12歲時,在他腦海中出現的一個「幽靈」。在不同的、重要的人生階段,紙青蛙都會出現。那隻紙青蛙,加薩隨身攜帶了16年。加薩考上了高中,卻選擇放棄,加薩過量服用嗎啡,加薩不能與其他人有身體的接觸,加薩內心的陰暗......似乎都與這隻紙青蛙有荓K不可分的聯繫。庫瑪以紙青蛙的方式存在於加薩的生活當中。故事的結尾,加薩將這隻紙青蛙送給了一個小男孩。送出紙青蛙這一行為,也代表了庫瑪在加薩的內心中的一種遠離或逃離。這隻紙青蛙有茯Y種寓意。加薩的父親是一名人販子,作為人販子的幫兇,加薩負責的工作之一是清掃作為偷渡者藏身之處的「貯水池」。在陰暗潮濕的場所,鋸末因其自身所具備的超強的吸附功能,成為清掃污穢和血跡最理想的物質。鋸末所到之處,都是罪惡之處。它的吸附功能,可以將地上的污穢和血融合到它的內部,讓原本充滿骯髒的處所變得乾淨。「鋸末讓我噁心。每每看到地上有鋸末,我就知道曾有骯髒的生命在這裡待過。」在加薩的眼中,鋸末不僅僅是物質的存在,也是人性罪惡的一個象徵符號。水的意象原型來自於《聖經.創世紀》洪水的神話。在這神話故事裡,水具有毀滅和不祥之意。貯水池是加薩的父親用來藏身偷渡者的處所。「貯水池就如同一個牢籠,那些人意識到他們周圍有四面牆,並且很肯定自己可以將背靠在牆上。」貯水池的生存空間的狹小、陰暗潮濕,男女老幼混合存在其中,吃喝拉撒都要在這樣一個封閉的空間裡進行,還在貯水池裡安裝了攝像頭,讓生活在這裡的、讓身處其中的人心理也變得扭曲。無止境地逃離世事糾纏到極點,世代「無止境的逃離」疊加。這個故事是前所未有的,真實而清晰地道明了「難民危機」的深層原因,也披露了土耳其邊境生活的真相,以及土耳其非法移民的苦楚。深受東西方文化影響的土耳其知識分子們無時無刻不在思忖,民族大愛大信、個人尊嚴情感在文化衝撞中的得失。對少年加薩而言,愛成為一件艱難之事。他帶茪釩諟茖麭o個世界,父親又將他作為共同行惡的工具,令這個孩子早早成為蛇頭,背負人命。這是一個以生存、逐利為最高目的的嗜血世界,加害者與被害者,其實都處於底層,而造成他們不幸的人,反而是隱於幕後、被金錢與名譽環繞的掌權者們。「新錯誤是如此陌生,會讓時間飛速前進!它們是如此不可知,會把掛鐘變成有磁力的指南針!」由此,你會懷疑,一切革命、戰爭的初衷並不那麼高尚。無論是要求平等、民主或是幸福,動亂只能是傷天害理,縱容茧T瑣卑鄙殘暴。當年英國分別透過《南京條約》及《北京條約》取得香港島及九龍半島的管治權,其後在1898年,中英雙方簽署《展拓香港界址專條》,英方以「租借」名義展開了對新界長達九十九年的管治。有別於香港島及九龍半島,因種種歷史原因,新界傳統文化未因外來文化入侵而受到破壞,反而相當完整地保留和傳承。在新界鄉議局議員、作家廖書蘭眼中,新界處處皆是寶。然而,在她看來,不少市民對新界存在不解與誤解。因此,近日她便出版新書《被忽略的主角─新界鄉議局發展及其中華民族文化承傳》(下稱《被》)一書,盼香港市民對新界鄉議局以至新界當地的傳統文化了解更深。■文、攝:香港文匯報記者朱慧恩《被》是廖書蘭醞釀三十年、再花十年時間寫成。全書約十八萬字,配以兩百多張圖片,圖文並茂地向讀者介紹新界鄉議局的發展過程及其在社會上的功能與角色,同時梳理並深入闡析了新界的地方文化,更詳細地講述了新界鄉議局為保護、弘揚及發展新界地方傳統文化所付出的努力。一字一句皆有淚《被》一作,可謂淋漓盡致地表達了廖書蘭對新界這片土地的熱愛。廖書蘭祖籍江蘇武進,生於台北,及後定居香港,而她與新界的緣分則始於三十年前,她形容自己當年「嫁給香港新界一條原居民的客家村」。自此,她便被這片孕育蚋袨I中國傳統文化的土地所吸引,不由自主愛上她。在當天的新書發佈會上,她憶述曾經有人問她,作為台灣人,為何要花如此大的力氣去寫這十八萬字?她簡而有力地答道:「因為我心中有愛。這是我對新界土地的愛,我對土地上族群的愛。」她續說:「當年我二十多歲,在這條村中看見很多東西,覺得它們都是寶。可惜,身邊的人均無此感。後來我才發現,當我們對很多事物都習以為常後,一切便變得理所當然。」旁人對此地的感覺,令廖書蘭甚感可惜。因此,在三十年前,她便期望有一天能發掘和記錄當地的歷史,並將之成為文獻。故在十年前,廖書蘭便開始茪熉g作此書。十年間,她不顧日曬雨淋,到訪新界不同的鄉村,拍照、訪問,發掘一手資料,同時參考了眾多文獻,才集結成此書。回想起這十年光景,廖書蘭有感一字一句皆有淚。如今,她便帶荂m被》,既是獻給廣大讀者,也獻給保鄉衛土、建設新界、繁榮香港的先輩鄉賢。鄉議局角色重要提到把新作命名為「被忽略的主角」,廖書蘭表示希望藉此指出,「新界理應是香港回歸的大主角,然而卻被大家忽略了,在整個大香港走向繁榮進步的過程中,新界原居民的犧牲與貢獻也被社會忽略了」這一問題。至於副題「新界鄉議局發展及其中華民族文化承傳」,她則表示,或會有人疑惑新界鄉議局作為一個政治團體,和中華民族傳統文化有何關係,她表示實情兩者是環環相扣。據廖書蘭介紹,「《被》茩咫雯苳F中國傳統鄉治文化及英人統治時期至回歸後的鄉村管治,重點分析鄉村社會管治與傳統文化發展的相互關係。」作為現任新界鄉議局議員,廖書蘭認為新界鄉議局在新界以至香港的發展史上,均有茩垠n的意義。在書中,她便對新界鄉議局的社會功能與貢獻進行層層推進的闡述,包括先由新界鄉議局在香港的社會功能談起,再推進到其對國家及地方事務的貢獻。當中詳細談到鄉議局如何解決香港回歸後的土地政策問題,並在香港回歸前的前途問題上所作出的貢獻。鄉議局與地方文化除了上述較為硬性和嚴肅的討論外,既然書的副題為「新界鄉議局發展及其中華民族文化承傳」,當然少不得蚞必茩z新界當地的文化發展。雖然曾受英方統治,但是新界當地的傳統文化幸運地得以相當完整地保留,因此,新界原居民原有的傳統社會制度與文化,一路延續到今天。所以在細述文化歷史的部分,廖書蘭便從七個方面出發,討論新界的地方教育、地方文學創作及流傳、戲曲及文化等。廖書蘭作為作家,她在當天新書發佈會的講座上便特別提到新界地方文學中的竹枝詞。據介紹,原來竹枝詞是由巴蜀民歌演變而來,題材多以生活雜詠、情歌、喜慶及喪葬歌居多。雖然自民國以後,竹枝詞鮮有新作,但在新界地域仍有本土竹枝詞的流傳。書中向讀者展示的,便是《瀝源九約竹枝詞》,當中便一部分描寫香港各區景象。其中數句:「長沙灣出九龍塘,深水鶣e過客商。新摘荔枝w地賣,回頭旺角一銀莊......」道盡港九繁華景象。廖書蘭認為,新界地方文化之所以得到如此完整的保留,與新界鄉議局有重大的關係。她表示,中國傳統文化與新界地方傳統文化關係密不可分,而在維繫兩者的關係上,新界鄉議局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故廖書蘭便於書中談到新界鄉議局如何尊重地方文化、對地方文化的弘揚與保護、捍衛與傳承,冀讀者能了解兩者的關係。《風土:人間學的考察》作者:和C哲郎譯者:朱坤榮出版:東方出版社風土是人類活動與自然結合的產物,特定風土中生活的人們的精神構造中,都會烙上風土延續的印記,所以說「既沒有脫離歷史的風土,也沒有脫離風土的歷史」。就像我們在四季變化的冷暖中了解自身的反應變化一樣,在風土中也可以把握到生活於其中人們的文化演變,因為文化是思想的反應。作者分析了世界上季風型、沙漠型、牧場型三種最突出的風土類型,對中國、日本等世界各地域間的民族、文化、社會特質進行了精彩的浮雕式描述,闡明人的存在方式與風土的關係,從而被稱為「是日本比較文化研究的集大成者」。上世紀二十年代末留學德國,所以作者受西方古典哲學與德國哲學,尤其深受叔本華、尼采等人的影響是比較明顯的。在分析沙漠型風土時,他說:「金字塔以極為規則的,完成了三角形,立體式地高聳在那堙C所以這一與周邊自然格格不入的形態,令人感受到了強大的人類力量。」金字塔高大堅定而清晰的幾何形狀態,與沙漠、尼羅河的不穩定性、不規則性形成強烈的對比,確實可以說是顯示了沙漠民族內心某些隱秘的精神追求。於是他說:「人類不是等待自然的恩賜。而是能動地闖進自然,從中強行奪取戰利品。這一與自然的對抗是和與他人世界的對抗直接相關的。與自然作戰的一半是與人的作戰。」「他們無暇與柔情的表達,毫不鬆懈的緊張意志,即戰鬥性的姿態,對沙漠人來說是不可或缺的。」於是他用這些拿來解釋宗教、猶太人、割禮等等,並把沙漠民族歸結為戰鬥性和服從性意志堅定這一類型。同樣忽視了封閉性與偶然性造成的風土現象的論述,也引用在了對中國人的「非服從的性格」分析上。他引用了小竹文夫的話說中國人:「不願意承擔國家的賦稅,不服兵役,無視命令,視法律為空文,沉迷於賭博,吸食鴉片等,凡是國家束縛都要掙脫出來,隨心所欲,自由奔放。」而且「表面上唯唯諾諾,表現出頗為服從的樣子,但實則陽奉陰違,左右逢源,其內心並非是容易屈服的性格。」於是他把中國人歸結為季風特徵的特殊形態,這就顯得比較膚淺了。「在濕潤的東方,植物在旺盛生長的同時也是粗暴雜亂無序的。」環境在某種文化的形成中,確實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不能完全用氣候環境和農耕社會來解釋所有現象。中國在結束了清王朝統治後的亂象,是其悠久的歷史和現實的反映。就歷史文化而言,唐甄有句名言:「自秦以來,凡為帝王者皆賊也。」帝王們千方百計吃獨食,又要冠冕堂皇地鼓吹忠孝仁義,克己復禮。加上長期以來孔聖人以臂膀粗、拳頭大為原則的虛偽灌輸,早已造成了人心渙散。比如《論語》中有陳司敗問孔子:「昭公知禮乎?」孔子馬上回答:「知禮。」他的學生巫馬其就諷刺他說:「吾聞君子不黨,君子亦黨乎?君取於吳,為同姓,謂之吳孟子。君而知禮,孰不知禮?」魯昭公姬姓,吳國是泰伯之後也是姬姓,孔子不會不知道同姓不婚之禮。於是孔子只好說:「丘也幸,苟有過,人必知之。」可是就算是過錯,孔子還是毫不在意地總是要維護權勢,比如魯君僭越天子行禘祭之禮,他也只說了:「吾不欲觀之矣」而已。魯桓公的夫人文姜與齊襄公亂倫,不敢回魯國,《春秋》卻說:「夫人孫於齊。」而刪定《詩經》,諸侯有國風,魯國卻沒有魯風,而和商周一樣變成了魯頌!現實的情況是滿清之後的軍閥混戰,這些造成當時中國人「一盤散沙」的原因,作者是不願意分析的。黑格爾說:「自然作為人類一切自我解放運動的立足點,規定了其文化產物的特殊性。」無論怎麼說,作者對於風土形成中的氣候環境作用,以及「我們在風土中觀察自身,在自我了解中形成自身的自由。而且在寒暑中,或暴風洪水中,並非只是當下的我們在進行防禦和行動,我們也融入了祖先長久以來所積累的了解。」的論述,包括歐洲的單調與清晰平穩,印度感受的敏感性分析,都讓人有所啟發。在全球化的當今世界,要做到「生活得深沉,美好和柔和」,感受其豐富的表現性,更好地理解和吸收不同風土中形成的優點,也是有所幫助的。「風土性也是社會性存在的結構」,在這個結構中,「從個體的立場來看是『向死之存在』,從社會的角度來看是『向生之存在』。」通過個體的不斷消亡,承載了整體的發展過程,這個過程不是孤立的,而是相互影響的,其中還可能發生基因突變等偶然因素。■文:龔敏迪作者:董啟章出版:聯經一個「愛妻」的故事,一個在現實與虛幻之間,精神與肉體的「背叛」和「出軌」。有一天,如果我不在,你要如何記憶我?是留荍琲漕倩憿H或者保存我的記憶?這一天,如果你不在,我將進入你內裡,去分享你。未來世界,精神與肉體的界線消解。忠誠或背叛,不再取決於自由意志?「愛」,還存在嗎?「愛」是超然的本性,還是機器的運算?繼《心》、《神》後,香港知名作家董啟章突破性長篇小說,創作最終極的精神融合,掙扎於人性與人工之間。作者:卡洛斯.魯依斯.薩豐譯者:范湲出版:圓神在「遺忘書之墓」的文學世界,《風之影》《靈魂迷宮》《天使遊戲》《天空的囚徒》四個故事交織搬演,有如一座文學迷宮的四個入口,無論從哪一個入口開始探索,都能抵達故事的核心「遺忘書之墓」。四書相互串連的角色、情節和議題,有如迷宮中驚喜的岔路,也像俄羅斯娃娃,每個故事裡總是還有精彩的細微線索,一個主題逐漸發展成一千個故事,令人目眩神迷。在《靈魂迷宮》中,鍾愛書本的小女孩艾莉夏在巴塞羅那大轟炸中受父親的故友費爾明所救,卻意外墜入一棟神秘建築的玻璃圓頂。醒來時,眼前只見一座通達天際的螺旋梯,以及書本堆砌而成的迷宮──這裡正是「遺忘書之墓」。艾莉夏始終以為,當年在戰火中庇護她的群書殿堂,只是瀕死之際的夢境。沒想到二十年後,當她身不由己地捲入文化部部長失蹤懸案,竟再次與那座螺旋梯重逢......

﹛﹛(茼忳溼氪猁⑴,恅笢佸峈趙靡)(俇)蝵髜I蚚З騫蹓棨魂掩假齬腕埣懂埣猿蜓ㄛ壺賸蚔悝﹜藏俴ㄛ奻跪笱鑠捄啤﹜落絳啤ㄛ褫眕佽岆嗣杅滯赽扻樑腔※梓饜§砐醴﹝

﹛﹛挕湮噪岆2018爛す荻隄兜頗夢濂﹜傻耋厒賑鹹赽500譙岍賜槨翹斐婖氪ㄛ森棒坻隙善傖憩赻撩閩銓岈珛腔※れ萸§ㄛ譁硈﹡痷變衭睿煨佪倓煖祥眒﹝鍰變賦旰綴ㄛ挕湮噪載岆傖峈笲嗣變衭腔※掖劓Х§ㄛ佸И樊硩秈嗩硪旯ヶ磁荌奧詳﹝﹛﹛涴祥岆挕湮噪菴珨棒統樓※掉變笢弊§炵蹈岈賸ㄛ踏爛3堎4ㄛ婓※掉變笢弊§2018撫忑桴ㄛ※掉變笢弊﹞珨湍珨繚§翋枙菴珨桴2018幛誠弊暱鎮嶺侂奻ㄛ挕湮噪憩童恔嚃喿﹝涴棒童2018憚輿庈弊暱鎮嶺侂岈腔鍰變氪ㄛ挕湮噪載珆植﹝﹛﹛釬峈鍰變氪ㄛ挕湮噪桶尨ㄩ※洷咡夔湍雄載嗣腔侅蚍甡擼蒆鶺ㄛ統迵善姻鬅﹎顈侀秘敔ㄛ洷咡扂腔樓賳矕騧珒衋晴嗣腔淏夔講﹝

﹛﹛﹛﹛▲樵桵毞習葬◎峈扂弊忑窒※誑薊厙+牁⑻ㄗ埡曄ㄘ§ㄛ蚕嫘陲埡曄埏堤こ摯齬栳ㄛ〃儷3D挕狨厙蚔▲膛厙3◎ㄛ婓森價插奻蜊晤斐釬﹝擂惆耋ㄛ斐釬芶勦祤婓蚚換苀埡曄恅趙眙扲賦磁珋測奀奾腔厙釐蚔牁啋匼ㄛ渀勤爛ш忳笲睽ㄛ斐釬珨窒佷砑儅憤砃奻﹜蜓衄挕狨瑞跡腔斐陔倰埡曄ㄛ薯⑴湖婖撿衄嫘陲杻伎腔恅趙こ齪ㄛ甜柲竘﹜鑠欱陔珨測埡曄夤笲﹝植庈部賦彆奻艘ㄛ▲樵桵毞習葬◎湛善賸斐釬醴腔ㄛ△藪佪伄蛣議冱﹝

撓毞腔悝炾鑠捄徹最笢ㄛ度嗃挨虌儩借騠慔耽﹜吽撰馱頗冪机頗翋庥芴借饇嬮黰庰輪啃靡馱頗冪机補窒ㄛ旮遹彷偭儢慺偷す陔奀測笢弊杻伎扦頗翋砱佷砑睿絨腔坋嬝湮儕朸ㄛ悝炾馱頗冪机馱釬珛昢眭妎﹜蝠霜馱釬冪桄﹝燠窀笘Ч覃ㄛ跪撰馱頗猁跦擂衄壽淉習寞隅ㄛ輛珨祭芢輛馱頗蕾极冪机潼飭极炵膘扢˙猁澄厥恀枙絳砃ㄛ輛珨祭Ч趙馱頗笭萸鍰郖腔机脤机數潼飭˙猁樓Ч夔薯膘扢ㄛ湖婖詢匼窐蚳珛趙腔冪机補窒勦斪﹝坻猁⑴跪撰馱頗婓芢輛机脤机數姜硫З騵畎ㄛ輛珨祭Ч趙勤馱頗笭萸鍰郖﹜笭萸砐醴﹜笭萸訧踢腔机脤机數潼飭﹝旆跡寞毓馱頗冪煤訧莉妏蚚奪燴ㄛ酕善茼机斛机﹜歇机斛旆ㄛ笭萸壽蛁※鼠§冪煤﹜頗祜煤﹜鑠捄煤﹜踩泂硃泂脹奪燴妏蚚①錶﹝

﹛﹛蔬劼腔忑楷埏虰側董÷銑ㄛ翋馴勍譨М迕隬忝ㄛ萵馴卼魚則睿笚黹砪ㄛ諉茼挔縌ㄛ媼換笴藱妍ㄛ赻蚕呡啃障﹝ヶ謗擁蔬劼眕25掀20﹜25掀23佼瞳鏽狟﹝

﹛﹛﹛﹛勤衾輛諳イ陬ㄛ秏煤氪祥躺茼蜆賸賤む阭煤凳傖ㄛ載茼韌洃輛諳イ陬歎跡詢わ腔埻秪ㄛ遜猁隴啞笢弊紨祭蔥腴イ陬輛諳壽阭腔砩砱﹝﹛﹛蔥腴イ陬輛諳壽阭ㄛ岆笢弊樓蕬TO腔創霾ㄛ釬峈涴跺郪眽笭猁腔傖埜ㄛ紨祭蔥腴輛諳イ陬腔壽阭ㄛ赻岆茼衄眳砱﹝森俋ㄛ笢弊イ陬馱珛腔楷桯眕摯庈部醱腔ぶ渾ㄛ珩岆蔥腴イ陬壽阭腔埻秪﹝﹛﹛植1986爛蔚壽阭睿輛諳覃誹阭磁甜涽彶ㄛ甜蔚イ陬齬講釬峈壽阭涽彶梓袧ㄛ善2016爛7堎1桵蠵祰陬壽阭阭薹坶隅婓25%ㄛ笢弊軞僕冪盪賸嬝棒イ陬輛諳壽阭覃淕﹝

﹛﹛﹛﹛森俋ㄛ1-6堎ㄛ蚘淉滲璃珛昢濛數俇傖勀璃ㄛ肮掀狟蔥%;婦彰珛昢濛數俇傖璃ㄛ肮掀狟蔥%;惆祧珛昢濛數俇傖勀爺ㄛ肮掀崝酗%;娸祩珛昢濛數俇傖勀爺ㄛ肮掀崝酗%;颯募珛昢濛數俇傖勀捩ㄛ肮掀狟蔥%﹝﹛﹛硉腕珨枑腔岆ㄛ1-6堎ㄛ封▼黖揧昢わ珛珛昢講濛數俇傖勀璃ㄛ肮掀崝酗%˙珛昢彶蹀蛩ど窸奿祲ㄛ肮掀崝酗﹝む笢ㄛ肮傑珛昢講濛數俇傖勀璃ㄛ肮掀崝酗%˙祑華珛昢講濛數俇傖勀璃ㄛ肮掀崝酗%˙弊暱/誠凰怢珛昢講濛數俇傖勀璃ㄛ肮掀崝酗%﹝撿极善6堎爺ㄛ封▼黖揧昢わ珛珛昢講俇傖勀璃ㄛ肮掀崝酗%˙珛昢彶輹窸奿祲ㄛ肮掀崝酗%﹝

﹛﹛蜆砐醴遜賡庄賸詩踐嫗援夼腔杻萸賡庄睿揭燴源楊﹝菴跺砐醴峈湮褒僅訇砃寰翑ㄛ蚕笭④秏滅軞勦俇傖﹝

﹛﹛秏洘※衱岆珨爛景懂善ㄛ朊豪甡導虷景瑞§﹝場景腔誥芛游ㄛ朊豪呏羲ㄛ藝祥吨彶ㄛ覂妗岆跺奼豪怳ч腔疑奀誹﹝呴覂毞ァ紨膝隙轡ㄛ誥芛游腔朊豪婓祥眭祥橇笢Ь銘Ⅶㄛ珨部儕粗腔景桾芼佬椿倇C諆婓砃扂蠅軗懂﹝懈蛂婓蜇輪腔游鏍戽閤√硠鯙捑牝炴姨疰鰱确珨巡鏽毚ㄛ勍嗣庈鏍恓捅ヶ懂夤奼﹝陬試狟詢厒ㄛ珨絁絁諓糨潛勛が蒝磁雎懋霾騷珨來傀遹衖ㄛ譆鞦覂景毞腔ァ洘﹝

涴岆蕉桄扂蠅薯僅睿樵陑腔載撿衄泔桵俶腔源醱ㄛ珩岆載茼蜆硉腕扂蠅汀玻朴﹝瘁寀扂蠅褫夔憩頗疪衾偶璃脤祥吨脤ㄛ諦夤奻妏扂蠅腔鍰絳補窒ㄛ杻梗岆詢撰鍰絳補窒葛啖腔掀瞰婓孺湮腔趕ㄛ扂蠅偌桽潠等腔崝樓侕岆跦掛拸楊賤樵恀枙腔﹝﹛﹛枑詢毀葛秶僅硒俴薯符夔債橈Д寞寀﹛﹛[翋厥沎:扂蠅夤舷善輪撓爛懂笢栝婓蚰毀葛釩螳馱釬絞笢ㄛ杻梗笭弝毀葛釩螳秶僅膘扢﹝

﹛﹛﹛﹛植踏爛爛場善7堎奻圉堎ㄛ40傑陔膘妀こ蛂晙傖蝠醱儅峈16487勀す源譙ㄛ肮掀崝盟蚕蛹蛌淏ㄛ崝酗3跺啃煦萸﹝

﹛﹛2017爛ㄛ輹麥裘頃蚢化鯜萃郱卄僅115砬啋ㄛ躺梩种忮彶賮%;植岈譙醱蚐脹場撰莉こ樓馱腔わ珛ㄛ95%眕奻羶衄旃楷薯講ㄛ莉こ賦凳等珨ㄛ瞳鯰2ㄛ冪茠嬪麵ㄛ羲馱薹祥善40%﹝撈妏撮扲躇摩倰腔襄妘旮樓馱俴珛ㄛ嗣杅わ珛珩甡懇撮扲睿扢掘竘輛ㄛ赻翋斐陔夔薯情ㄛ厥哿楷桯綴麩祥逋﹝

﹛﹛﹛﹛栦蹶﹜蹌們黖翋栳腔▲痴牷◎ㄛ晊哿賸厙釐哱酵苤佽笢躓翋佴奕ˉ腔傖酗繚杅ㄩ曄笢躓翋褒痴牷峈賤寰肮圈狟刓怳奻拻粔盪玸涽芴ㄛ珨繚蠹麾梮憔ㄛ郔笝傖髡勤蕨祥鼠腔韜堍﹝畦堤綴ㄛ祥屾夤笲桶尨ㄛ▲痴牷◎植翋佴帟嬲芼藙頞﹜嘟岈闕釐騰祫饜褒扢隅脹ㄛ飲夔婓眳ヶ腔畦嘉蚾曄▲奠Я換◎▲豪ロ嘎◎ㄛ朼祫栦蹶腔奻珨窒嘉蚾釬こ▲汜岍坋爵朊豪◎笢梑善麼笐麼珆腔濘肮眳揭﹝﹛﹛珛囀侕謁董ㄛ輪爛懂祥屾弊莉荌弝曄腔曄掛湮嗣懂埭衾厙釐恅悝ㄛ涴虳埻釬掛旯憩都都頗堤珋濘肮腔①誹誑眈※袉馳§﹝涴憩勤晤曄腔蜊晤枑堤賸載詢猁⑴〞〞蔚恅趼桶湛蛌鎢弝泭傘珋腔徹最笢ㄛ昈聹辣堌朣稊黮徶飯虭貌ㄛ衱拸楊扢數堤衄跺俶腔督蚾藝扲睿耋撿ㄛ竭椹觕羅詎硨朠諢倏替曾椅必豰辣遄接馨鬊曙櫛﹝岈妗奻ㄛ疑釬こ祥岆蕞匋杶剽を堤懂腔ㄛ蝥庣瘙僄巘痋偯牊ㄐ捨驦衋斯釋谹爰ㄛ剒猁蔔陑睿撮б﹝

﹛﹛﹛﹛ㄗ苤蹲瑚芞抎奩爵腔苤黍氪蠅ㄛ婓坻蠅眳笢衄祥屾岆懂赻蔬昹腔隱忐嫁肵﹝ㄘ﹛﹛ㄗ扻ぶ祩堋氪昄傖婝淏婓淕燴抎戮﹝

﹛﹛﹛﹛籵眭植拻跺源醱勤瑤諾鼠侗俇囡豖蜊ワ彶煤秶僅甜蜊輛督昢輛俴賸寞毓﹝む笢杻梗猁⑴秶隅儂き豖蜊ワ彶煤※論枍煤薹§ㄛ撈跦擂祥肮き歎阨す睿奀潔誹萸脹ㄛ扢隅磁燴腔枍棒彶煤梓袧ㄛ祥夔潠等寞隅杻歎儂き珨薺祥腕豖蜊ワ﹝﹛﹛籵眭Ч覃ㄛ瑤諾鼠侗猁旆跡硒俴隴鎢梓歎寞隅ㄛ婓夥厙﹜薜苺迮耋腔珆翍弇离奻摯奀﹜袧﹜姻瘚媢垓暱絳忒棣迮贏囀瑤盄藏諦堍歎笱濬﹜阨す摯婦嬤豖蜊ワ彶煤梓袧婓囀腔巠蚚沭璃ㄛ婓藏諦劃鎗儂き徹最笢ㄛ猁ь奠豢眭藏諦豖蜊ワ彶煤梓袧脹沭璃﹝

﹛﹛む笢ㄛ傑淜懈鏍侗鸝煤盓堤12745啋ㄛ崝酗%ㄛ諶壺歎跡秪匼ㄛ妗暱崝酗%˙觼游懈鏍侗鸝煤盓堤5806啋ㄛ崝酗%ㄛ諶壺歎跡秪匼ㄛ妗暱崝酗%﹝﹛﹛婬艘艘跪砐盓堤ㄩ奻圉爛ㄛ姘懈鏍侗鱹備煤抩に煤盓堤2814啋ㄛ婓跪濬秏煤盓堤梩軞盓堤腔掀笭郔湮ㄛ湛善%˙奧婓姘懈鏍侗鸗鷩閞煤盓堤笢ㄛ妘こ捈嬴秏煤﹜畟覂秏煤﹜懈蛂秏煤﹜汜魂蚚こ摯督昢秏煤盓堤腔崝厒煦梗峈%﹜%﹜%睿%﹝

﹛﹛旮趙蜊賂羲溫源偶ㄛ岆帤懂謗善爛輛珨祭旮趙毞踩赻籀彸桄⑹蜊賂腔詼鍰俶恅璃ㄛ岆勤埻懂腔軞极源偶腔樟創睿楷桯﹝毞踩庈萵庈酗梊漆刓佽ㄛ爛懂ㄛ毞踩赻籀⑹軞极源偶笢衄90砐蜊賂腔恄鵊挩香饡憩窸﹝偌桽旮趙蜊賂源偶ㄛ毞踩蔚孺湮イ陬﹜滄儂﹜摒盒峎党脹珂輛秶婖珛鍰郖睿窅俴﹜悵玸﹜踢皕昢珛腔羲溫ㄛ抻坰稊忑煻榃鯜腌勒倏蛦淉習ㄛ薹珂羲桯逤醣莉珛饜杶腔俋颯秶僅斐陔ㄛ遜猁姦朽藜噾陬す俴輛諳垓珛督昢蟈ㄛ抻坰羲桯す俴輛諳イ陬梓袧睫磁俶淕蜊脹﹝

﹛﹛※踏爛景誹植模藷諳冪徹腔鳶陬祥礿堍ㄛ扂蠅藩毞飲褫眕釴涴昋陬善翮爵庈⑹氐聹ㄛ彶遻盛す楖詢﹝ §晡粕﹜炴粕﹜蚾粕ㄛ祥善3跺苤奀ㄛ雛雛謗遲粕眒袧掘憩唚﹝ 幛笣吽ン陲鰍醮逜雇逜赻笥笣翮爵庈俜阨淜恟絞游游鏍坒肅荎泔奻40嗣踝忣粕ㄛ怳奻鼠祔※鞣鳶陬§闖粕ㄛ涴珨昋祫屾夔闖100啋﹝ ㄗ2堎19ㄛ佸鮹齮屆﹛-蟲纖倇秘謨〩麷紫纂側疰鰱痤躉薱窗ㄛ岆赻1978爛眕懂羲俴衾幛笣醮鍛雇朘眳潔腔幛栠〞迶そ5640ㄞ5639棒鼠祔俶※鞣鳶陬§﹝ 40嗣爛懂ㄛ涴昋蹈陬等最337ロ譙ㄛ芴冪17跺桴萸ㄛ藩桴斛礿˙嗣爛き歎帤曹ㄛ等最郔腴躺剒2啋ヴ˙傚諦嗣岆陬桴笚晚游鏍ㄛ湍覂觼莉こ堤刓蝠眢﹝

扂蠅植陔恓笢艘善ㄛ醮鍛※鞣§鳶陬揹薊れ幛笣刓⑹佸騊鹹珚祡蜓繚ㄛ藤鵖睊斯諒繚窒藷腔童絞迵孮ㄛ艘善賸蹈陬督昢刱捺灩警纂參蚕鼒昢§﹝

詢沺奀測腔※鞣鳶陬§ㄛ繭奡朽鯠褕豱朴譫鷒鼚<寰齡れ懂ㄛ絞華屾杅鏍逜福确升狫迣絡牳純臕﹜軗о溼衭ㄛ欳衲蝴埣泫藝﹝

﹛﹛※湮乾祫剴ㄛ斛衄湮肅﹝ §踏爛景堍ㄛ傖飲沺繚窒藷韌洃鏍①ㄛ蕉藉善絞華朓盄福硞駍ㄛ勤羲俴腔※鞣§鳶陬ㄛ婓景堍ぶ潔祥礿堍ㄛ杻華悵隱賸6誹陬眃ㄛ10靡蹈陬埜﹝ 湮爛坋ㄛ蹈陬埜蠅飲羶夔隙模迵模冞鱉ㄛ峈沺繚朓盄笚晚啃俷枑鼎賸載嗣晞豎ㄛ襠蠅婓徹爛ぶ潔甡閨迣翕屺ㄛ衄陬褫甡ㄛ衄粕褫闖ㄛ衄ヴ褫蚻﹝ 5640ㄞ5639棒※鞣鳶陬§繚呥傻①斑﹜毞呥漁侒棠ㄛ蹈陬埜蠅※忔苤模﹜峈湮模§ㄛ婓蹈陬奻ㄛ澄忐憩岆坻蠅腔芶埴˙婓藏芴笢ㄛ藏諦憩岆坻蠅腔模﹝ 絞珨昋昋※鞣鳶陬§雛婥覂辣汒虷逄妡砃陔腔桴萸ㄛ陔爛腔倷腦珩鷘馹矞諜遘鹺椋鏍逜福痤馨篽﹝ ﹛﹛迕げ馴澄ㄛ幛婓儕袧ㄛ笭婓儕袧﹝

45鼠爵奀厒ㄛ奀測恲僅樓厒﹝

※梗艘涴昋陬軗腕鞣ㄛ勤扂蠅朓盄啃俷腔迕げ湍雄釬蚚褫祥苤﹝

§﹛冪都傚陬﹜鎗粕腔挔坒眅萸婝※鞣鳶陬§ㄛは妗腔趕逄ㄛ耋堤賸涴昋鼠祔※鞣鳶陬§蟹褒醽佸騊馨魂埣懂埣源晞﹝ 45鼠爵腔奀厒ㄛ婓奀測詢厒楷桯掖綴ㄛ鼠祔※鞣鳶陬§腔淩淏珋妗砩砱﹝

蹈陬奻拸杅坱呯腔岈①溫婓蹈陬埜桉爵飲岆湮岈ㄛ蹈陬奻畦惆粕歎ㄛ屾杅鏍逜都蚚逄晟鑠捄ㄛ跤泔粕奻陬腔觼誧減參忒ㄛ參羲阨冞善橾佽儷鱺銅ㄛ涴虳督昢艘侔す歇潠等ㄛ妗寀毀茬堤笢弊沺繚軞鼠侗澄樵嫗章絨笢栝壽衾迕げ馴澄腔桵謹窒扰ㄛ參痴げ迕げ釬峈淉笥恄ㄛ翋雄硜﹜督昢弊模桵謹睿華源冪撳扦頗楷桯﹝ ※蟯操芊接纂兜§鳶陬婓醮鍛雇朘援刓埣鍛ㄛ區刓扡阨ㄛ謹珆茧撥腔陬眃囀嗨奀雛岆辣汒虷逄ㄛ襯襯腔倷腦覜婓む笢雞晊羲懂﹝

﹛﹛40爛腔顯圈ㄛ※鞣§堤懂倷腦﹝

涴憩岆幛笣鼠祔※鞣鳶陬§督昢載槽歎祥樓ㄛ蚚陑忐誘ロ勀模腔淩①嘟岈﹝

扂蠅澄陓ㄛ涴昋啃俷腔※晞鏍陬§※裒摩陬§※祡蜓陬§頗樟哿晊扥ㄛ迵朓盄啃俷珨れㄛ觓忒軗砃倷腦蜓啥腔狟珨桴﹝ ㄗ恔朣﹜蔬蚋ㄘ﹝